记忆中的乡愁:蓝田坐席那碗臊子面!

蓝田宣传2019-06-27 03:26:32

  八月尾巴上,金灿灿的早熟玉米棒子已经挂满了房檐,秋老虎还在最后的肆虐,这也为秋粮杂果的成熟提供了必须的热量。
  恰逢朋友孩子满月,有幸受邀去坐席,陕西关中农村里如今仍然保留着古老而传统的婚丧嫁娶习俗,形式虽已淡化很多,省去许多不必要的繁冗礼节,革除很多不文明的陋习,但是主要环节却是不能免去的,宴席的席面一定要办的隆重而体面。  老传统里主家操办叫过事,去的亲朋好友叫坐席或者吃席,前来帮忙的乡党叫执事。一般在正事的前两天,主人家会略备酒菜宴请乡党,安排具体分工叫做请执事,执事的多少代表着主家在村里的威望和人气,如今农村日子好了,不怕坐席的人多,就怕没人来坐席,一般都是全家老小齐上阵。  关中农村流传着这样的乡俗“红事叫,白事到”,喜事主家都要挨家挨户上门请大家,丧事乡亲邻里都会主动上门,共同操持。浓浓的乡情因此汇聚在一起,邻里之间的和睦体现在互帮互助之中,体现在过大事的不计报酬,体现在挥汗如雨的全力以赴。  宴席成败的关键在于掌勺大厨的手艺,这里自古盛产名师大厨,是全国厨师之乡,自然不缺乏好的厨师,主家一般都会提前预约好厨子,烟酒奉上,按照预定人数,请师傅开好菜单。  长期操办农村酒席的师傅有着丰富的经验,经过简单的计算就能预计出所要采买物品的数量,这是一门技术,也是责任重大的使命,倘若购买过多就是浪费,这还罢了,最严重的是假如买得不够,不够待客之用,这在关中农村叫做拉脱,将会使主家颜面扫地,落下被乡党们砸将(挖苦)的境地。豪爽大气的关中人,宁可剩余,都不会出现拉脱的窘境,而落下吝啬、小气等不雅之名。  早饭一般是臊子面,在十一点左右开始。臊子由五花肉切丁,配以红白萝卜、豆腐、黄花、木耳等炒制,加高汤煮熟,放入韭菜末待用;提早压制的挂面煮熟后,浇上浓香的臊子即可上席。红绿黑白红黄代表着自然界的色彩,更饱含主家的浓浓诚意。
  细心的坐席人都会发现,早饭的席上摆放有酱油、醋、盐等调料以备调面,但钟爱辣椒的关中人,却从来不会在宴席上摆放油泼辣椒,不知是何寓意?或许是因为辣椒的“辣”和拉脱的“拉”同音,属于不祥之兆,故而忍痛割爱,把辣椒收了起来!
  午饭,一般在中午两点开席,以便路远的亲属能吃完饭赶回家,这是旧时的说法,如今虽然交通便利,但是仍然沿用这传统的时间,俗话说:客走主人闲。客人离开后,忙碌多日的主家就能彻底放松下来,所以中午开席较早,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!
  午饭属于正餐,所以比较讲究,分为:十全、十二件子、十三花等,都是开席喝酒凉菜,然后上热菜,主食为馒头。
  过去农村过事蒸馒头是麻利儿妇女们的绝活,七八个中年妇女围拢在大案板一周,分工明确,经揉面、分团、定型、上笼等流水作业,一锅一锅白馒头就问世了,而如今为了省去人工劳作的麻烦,大多都在蒸馍店预定。
  但无论如何变化,农村的流水席都离不开烧肉肘子、条子肉、甜盘子等坐庄菜,配以黄桂稠酒,好让客人吃饱喝足,满意而归,主人家更是挣足了面子。
  记得小时候,每每赶上坐席孩子们都要用大白馒头加上条子肉带回家,作为第二天的早餐享用,在那个相对物质匮乏的年代,坐席是一种享受,也是营养的补给,所以孩子们对坐席充满了期待。
  堡子道的九爷常常说:下来就轮到你们这些崽娃子吃我的肉片子了,给我抬龙杠,这是老人乐观的自我调侃,大概有这样的乐观心态,九爷活到了耄耋之年。  随着经济的发展,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,红白喜事服务队进驻农村,越来越多农村人的选择了在酒店承包宴席,免去了许多麻烦,同时也让原本浓烈的乡情逐渐淡去,成了一种无奈而不可逆转的趋势,随着青壮年外出打工人数增多,能坐席的也就是“386061”人员,能当执事的人自然是少之又少,为操持好红白喜事,只好另辟蹊径。
  村东的农田变成了厂房,城市化的进程吞噬了传统的习俗,冲淡了乡里乡亲,如今坐席成了撑场面,成了迫不得已的人情往来。    那一碗稠酒再也喝不出浓浓的乡愁,那一盘盐煮黄豆再也不会被哄抢一空,追忆成了唯一的奢求,只有在梦里他乡回忆儿时坐席的快乐和忧愁。2015年8月于蓝田洩湖

⊙本文作者:薛旭日,蓝田人,大学毕业后坚持笔耕不辍,现供职于共青团蓝田县委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